伽蓝

在我年轻而微弱的生命时辰中,希望这样拮据聱牙的经卷,你也能为我讲解

盾冬 犯罪心理AU

高智商犯罪分子心理障碍患者史蒂乎  

犯罪心理侧写师吧唧

探员与罪犯的禁忌场合,部分借鉴美剧《犯罪心理》,渣文笔,大家见谅。


午夜十二点,曼哈顿高楼之中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巴基迫使自己从繁重的工作中暂时解脱出来,准备喝杯咖啡清醒一下。作为全纽约最年轻有为的犯罪心理侧写师,巴基巴恩斯一刻也不肯让自己从卷宗中解脱出来,因为比起大众的生命安全,他的劳累实在显得太微不足道。


过去的一个星期内,原本安静祥和的布鲁克林街区因为一桩骇人听闻令人发指的杀人案而变得人心惶惶。多名年龄介于18到22岁之间的青年在上下学或是独自在家中时被人残忍杀害。凶手手法干净利落,犯罪现场也被精心处理过,基本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只有死者身旁留下的诡异的九头蛇标志。遇害的青年们无一例外都拥有着美丽的灰绿色眼睛和清瘦挺拔的身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社会人际关系方面的联系。案件自此陷入僵局。


看着厚厚的资料,巴基的大脑飞速旋转。通过整合搜集的所有证据和资料以及对犯罪现场的仔细勘查,他对凶手的特征有了一个大致的勾勒。白人,男性,年龄在25岁至35岁之间,身材强壮,所以才能轻松制服具有一定反抗能力的青年;具有强迫症和洁癖倾向,所以会将犯罪现场打扫的干净整洁;社会地位较高,所以不易引起他人的怀疑与反感;最重要的是,此人患有一定的精神障碍,他将具有绿眼睛特征的清瘦少年们作为某一种特别的象征,可能映射着他人生中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等等,灰绿色眼睛。巴基不经意间想起了一位故人。故人的湛蓝色眼睛如同世界上最纯净的大洋,但那蓝色中似乎又有一抹难以察觉的绿色,那个人说,那是自己最爱的灰绿色。自从十年前一别,他们再也没有见面,不知此时的那个人又会是什么模样呢。


一瞬间,卧室里好像发出了一些响动。沉浸在回忆中的巴基并没有过多关注那些奇怪的响动。‘啪嗒’是卧室里的相框倒掉的声音。巴基感觉到一丝恐惧,他站起身,向卧室走去。


打开灯,卧室里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任何不同。只有书桌上的相框躺着。“Hello?”巴基战战兢兢地探查着。突然,巴基眼前一黑,有人用黑布遮住了他的眼睛。一个温暖坚实的臂膀靠近了他的身体,带着淡淡的雪松香味。


“我可不是幼稚的青年,是什么让你对眼前这个丧失活力的老冰棍产生兴趣的?”巴基极力使自己保持镇定。


“嘘,别说话,baby。”身后的陌生男人显然没有在意巴基的话。


“你和我做出的侧写已经非常接近,但我还是想清楚你的动机。”


“侧写?”男人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东西。“你总是依赖于那种可笑的随意揣测去做出判断。”


一双大手暧昧地游走在巴基的曲线优美的脊背之上,巴基渐渐僵直了身体,他清楚地感觉到冰冷的金属器具正抵在他的腰窝。


“巴基,你总是这样让我着迷。”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哦,my boy。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你的一切。你能想象那种情景吗。不管晴天还是雨天,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总有一个男人站在离你不远的地方,看着你把自己埋在卷宗中努力工作,和你的同事亲切交谈,然后在这间温暖安静的小屋中脱下你的衣服露出让我硬到爆炸朝思暮想的可爱身体…”


“这一切实在超出了我的想象,甚至我的一切专业知识都无法对此作出解释。”


“这当然不是凭借那可笑的犯罪侧写能够解决的问题。”男人的手缓缓移动,尖利的刀刃轻轻划破了巴基的皮肤。殷红的血珠从巴基雪白的肌肤上慢慢渗出,空气中氤氲着微弱的血腥味,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听说在犯罪心理分析中,针对性无能者,用刀戳刺身体往往被看作是性 交的替代品,不知道我这样会不会改变一些你的思维方式呢?”


“别开玩笑了,先生。你不会是性无能者。作为一名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兼精神障碍患者,你不可能轻易承认自己是性无能者。”


“不论如何,我总是想对你做出一些更过分的事。我想让你充分认识到你永远只会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巴基,我无法再忍受没有你的生活了。我该怎么办?巴基。”


“先生,我想你是搞错了。我们并不相识,也许只是在你的幻觉中,你把我当作了某个人的替代p唔……”


话音未落,巴基尚未出口的话被男人急切的用嘴唇堵住。男人认真地亲吻着巴基的嘴唇,好似在对待一件失而复得的艺术珍品。温热的触感袭来,巴基感觉到男人又开始舔舐自己的眼睛。


“巴基,my boy,我真的快要溺死在你美丽的灰绿色眼睛里了。”


“就像是那死去的几位青年的灰绿色的眼睛?”


“不,他们永远不会是你,他们不配拥有像你一样的灰绿色眼睛。那样的灰绿色,是湛蓝色中悄悄藏着的一抹绿,永远是,一直是,没有谁能把我们分离。”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得急促而愤怒。


“蓝眼睛里的一抹绿,蓝眼睛里的一抹绿…”巴基在心里不断念叨着这句话,“天哪,所以,是史蒂夫?!”


“你终于认出我了,巴基。正如我在你床头的相片上看到的那样,你一直珍藏着我的微笑。我们都无法忘记彼此,是么?”


“不不,这不可能。史蒂夫才不会是这样。他是那样的正直勇敢,富有同情心。他才不会把自己的私欲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巴基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有紧张,有愤怒,甚至还有一些不可名状的期待。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会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史蒂夫吗?可是一想到那些年轻人们死前的凄惨情状,他的心又一下被攥紧了。爱情,果然有时就是这样神秘又危险的。想到这里,他慢慢闭上了自己灰绿色的美丽眼睛,任由泪水从眼角滑落。“所以,我可以以巴基的身份请求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对那些青年,要对他们…”


滚烫的触感再次从脖颈传来,“巴基,自从我离开你,我的梦里总是出现你的身影。我看到那些灰绿色的眼睛,我以为是你。可是他们不是,没有人可以替代你!有时候别人总觉得是那些金钱与权势让那个富豪的小孩能在芸芸众生中不泯然众人,但他们都不知道其实是他曾经和那个灰绿色眼睛的甜美男孩在一起度过的时光让他获得了力量。没有那抹绿,蓝眼睛不会再是充满生机的蓝眼睛。”

“我这次不会再放开你了,巴基。”


今晚,在这间坐落于曼哈顿中心的小屋里,也许会有更多的故事。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