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蓝

在我年轻而微弱的生命时辰中,希望这样拮据聱牙的经卷,你也能为我讲解

清白

浮世沉沦的“黑心”律师李一一×十年饮冰难凉热血的赤诚青年刘启


文中的案件是根据前不久很火的章子欣一案做出的合理改编,是对章子欣小朋友的一点安慰,也是一个法学系学生借喜欢的cp表达的一点理解。


刘启感觉自己的大脑真的是秀逗了。放着帝都好好的金融巨子不做,非跑到穷乡僻壤的四五线城市来受苦。也许就是像他老爹刘培强说的,自己就是天生不安分的命,喜欢冒险和挑战。坐在一间小城市里还算有名的律师事务所,刘启感觉自己这律师助理真的是做的万分憋屈。到底是来干什么来了?、


外面的隔间里,事务所大名鼎鼎的金字招牌----名状李一一,同时也是刘启的被协助对象,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得,又是那副屌 逼样,就好像谁欠他千百万似的,他以前明明不这样啊。刘启瘪瘪嘴,表示不置可否。


不过,他又是在看什么呢?刘启顺着李一一的视线循向窗外。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平常生活中的场景一遍遍地在街头巷尾上演。小城市与大都市相比的最大好处,就是随时随地沁入心脾的温情。数九寒冬也阻挡不了人们面对生活的热情。路边小摊端出的沸腾热汤,炭火堆里烧熟的洋芋…突然,冒出了一个突兀的身影。是那个去世女孩的父亲。


那些个冷漠的家人,又来了。明明是他们重男轻女,对女孩缺乏关心,竟还要自不量力地与正义网民对簿公堂,刘启愤愤地想着。


伴随着男人的脚步,李一一的面容有了些许的松动。他是一直等待着男人的到来吗?刘启知道,李一一这个唯利是图的小人接下了这桩充满争议的案子。从舆论上讲,或者说在刘启心里,李一一帮助了邪恶的一方。应该是那家人承诺支付很多酬劳,李一一才肯接下的吧。唉,真是烦死了,凭什么李一一可以在那个男人面前笑得这么温柔啊,他都没有在自己面前这么笑过呢。正是因为一家人的冷漠与忽视,才导致了一个年仅九岁的留守女童被陌生人轻易带走,不明不白地结束了她短短几年的生命。因此,在很多人心中,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冷漠无情的受害者家属,仿佛是一建无可厚非的事情。


不知道他们谈了多久,恹恹欲睡的刘启被李一一细长的指头敲击桌面的声音猛然惊醒。


“法律顾问这种事,一年两次是职责本分,你帮我接这么多次,又是你同情心泛滥之下带来的情分吗?”


这叫什么话?刘启发现自己真是把眼前这人看的透透的。


“你果然就是唯利是图。你根本不考虑法律援助的意义。法律援助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弱势群体,是为了推动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刘启涨红着脸,大声争辩。


‘呵’,李一一的嗤笑声传来,皙白的脸上微微带着笑意,似不作任何争辩,“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事我先走了。”


“你为什么要接下张家人的案子?你难道不知道他们根本不是清白的吗?”


“那在你眼里,究竟什么才是清白?”


在李一一充满探寻甚至可以称得上柔情似水的目光中,刘启第一次发现自己一直能言善辩的嘴巴也有如此笨拙的一天。他竟然讲不清楚清白的定义。他此时的心情就好像一块大石头打在棉花上。一肚子的火气,可偏偏发火的对象一脸云淡风轻。更何况,那人在寒气中更加显白的皮肤还总在不经意间撩得自己心痒痒的。本来就是为了逃离那种人人假意奉承的生活,原想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追赶着曾经心心念念之人的脚步,重新找寻一下生活的意义,却总是发现生活总是不遗余力的欺骗着自己。靠,什么都特么的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什么都特么的这么糟心。


“劳资特么的就不在这儿呆了,你爱干嘛干嘛去吧,李一一学长。”


刘启正欲夺门而去,李一一的声音幽幽想起。


“你去吧,小屁孩,你以为自己还是大都市里烜赫一时的望族公子么?你出了这个门,看看谁还认识你。果然是不知人间疾苦的。”


刘启转过身,强忍着眼底的泪花,下嘴唇被咬的通红。也许这就是少年人独有的心性吧,倔强坚硬,还有数九寒冬也凉不下的满腔热血。不甘心呐,就是不甘心,但内心深处又直觉眼前这人讲的却是实话,倒总想听他的,只是脸面上硬撑着不愿轻易屈服罢了。


李一一眼看刘启面色渐缓,声音渐弱,便知道他心情平复。“终于不发火了,大公子。那就出去走走吧。”


刘启跟着李一一,两个人一深一浅地走在雪地里。刘启隐隐约约地记得,好像在关于童年的微弱记忆里,父亲是带自己去北方看过几场雪,但很少是像今天这样和雪亲密接触的。看着前面身姿矫健、步伐坚定的李一一,刘启陡生了诸多感慨。世间诸生法相,都像这纷纷扬扬的雪,都说是清白无瑕,可谁知暗地里是多么的虚伪肮脏。但李一一,他又是什么样的呢?刘启意识到,自己好像并没有把他看透。


恍惚间,前面的脚步忽然停住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从窗户里透出的温暖灯光。哦,竟然是那个可爱的张姓小姑娘的家。和刘启想象中的冰冷疏离不同,此时的张家人居然是紧紧围坐在餐桌上共享着一桌饭食。只是相顾无言,大概都是心事难以言喻,如鲠在喉。屋内还坐着急于探索新闻真相的记者们,张家的老奶奶小心翼翼地说着什么,刘启勉强辨认出好像是说:“别拍到饭菜,发到网上他们会说的。”


李一一倚在窗边,转过头来直视少年人明亮的双眼。少年人低下头,挠挠后脑勺,不发一言。


“抽根烟吧,冷静一下。”


刘启接过烟,感觉眼眶酸酸的。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也不一定为虚。只有一批又一批的人,前赴后继,不知疲倦地充当着网络暴民的角色。想起张家陈旧的摆设,不像是有钱能为“唯利是图”的黑心律师支付高额费用的样子。想起李一一面对张家人的细致温柔,刘启发现自己不是没有完全看透,而是从来没有看透过眼前之人。


“我还记得,第一天踏进大学校园的时候,看到讲堂上意气风发的法学系研究生李长条学长。他那时候可一点不像现在这副屌 逼样。那时候他皮肤白白的,嘴巴又红又嫩,一头卷毛勾得人心痒痒的。还有一点可招人喜欢了,就是那小脾气暴的呀,动不动就搞一出见义勇为。要不是他,我可能真不知道法律到底有啥用。所以追着他,直到山沟沟里的小地方。”


“刘启同学,请你听听,这是一个学弟对学长说话的态度么?”


“一直没把你当学长,只当你是相好的来着。”


李一一耳根尖红的滴血,倒还是强装淡定“刘启,说真的,你知道我这些年来怎么过的吗?我在小地方土生土长,没有见过世面。高考完后去了理工类学校学法律,别人都以为脑子有病,但只有我自己知道,为此我付出了多少努力。可不是五院四系的法学生,根本没人会搭理。所以又是去了半条命才有幸和你在一个学校读研。生活从来都不会相信眼泪,也许有一天你会知道,你永远不会在现实面前,一直竖起棱角。”


刘启看着李一一被生活消磨的身躯,他很想,只是想抱抱他。


那厢的声音还没停:“算了,那些苦痛,同你讲了又有什么用呢。从来不会有感同身受,只是悲伤如鲠在喉的时候,把被苦水泡的稀烂的心脏捧出,都觉得痛觉仍然锋利罢了。至于张家人,你就当我是在灯红酒绿间偶尔捡回的良心好了。”


一瞬间,彼此都终于明白,轻易暴露在视野中的往往都不会是真相。所谓清白,从来不会是空口无凭。雪下大了,顽强的钻进衣服的缝隙里,骨头深处都仿佛浸透着寒意。


“刘启,你还是走吧。你不属于狭小落后的地级市,你应该拥有更大的天d。。。”


声音戛然而止,因为这一秒,声音的主人落入了一个紧实温暖的怀抱,“没有你,又哪来的天地。让我陪你好吗?陪你磨平那些锋利的痛觉,陪你度过那些寒冷的冬夜。”


雪还是会钻进衣服,但已变得温暖。


在雪中,只是一个单纯的拥抱;在雪中,只是一场留恋过去的宿醉;在雪中,只是两个人饱含深情的泪水。


这时候,或许只有朴树的歌才是最合适的,


故事开始以前

最初的那些春天

阳光洒在杨树上风吹来闪银光

街道平静而温暖

钟走得好慢

那是我还不识人生之味的年代

我情窦还不开

你的衬衣如雪

盼着杨树叶落下眼睛不眨

心里像有一些话

我们先不讲

等待着那将要盛装出场的未来

人随风飘荡

天各自一方

在风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

此生多勉强

此身越重洋

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

数不清的流年

似是而非的脸

把你的故事对我讲

就让我笑出泪光

是不是生活太艰难

还是活色生香

我们都遍体鳞伤

也慢慢坏了心肠

你得到你想要的吗

换来的是铁石心肠

可曾还有什么人

再让你幻想

大风吹来了

我们随风飘荡

在风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

此生多寒凉

此身越重洋

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

大风吹来了

我们随风飘荡

在风尘中熄灭的清澈目光

我想回头望

把故事从头讲

时光迟暮不返人生已不再来

-


盾冬 犯罪心理AU

高智商犯罪分子心理障碍患者史蒂乎  

犯罪心理侧写师吧唧

探员与罪犯的禁忌场合,部分借鉴美剧《犯罪心理》,渣文笔,大家见谅。


午夜十二点,曼哈顿高楼之中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巴基迫使自己从繁重的工作中暂时解脱出来,准备喝杯咖啡清醒一下。作为全纽约最年轻有为的犯罪心理侧写师,巴基巴恩斯一刻也不肯让自己从卷宗中解脱出来,因为比起大众的生命安全,他的劳累实在显得太微不足道。


过去的一个星期内,原本安静祥和的布鲁克林街区因为一桩骇人听闻令人发指的杀人案而变得人心惶惶。多名年龄介于18到22岁之间的青年在上下学或是独自在家中时被人残忍杀害。凶手手法干净利落,犯罪现场也被精心处理过,基本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只有死者身旁留下的诡异的九头蛇标志。遇害的青年们无一例外都拥有着美丽的灰绿色眼睛和清瘦挺拔的身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社会人际关系方面的联系。案件自此陷入僵局。


看着厚厚的资料,巴基的大脑飞速旋转。通过整合搜集的所有证据和资料以及对犯罪现场的仔细勘查,他对凶手的特征有了一个大致的勾勒。白人,男性,年龄在25岁至35岁之间,身材强壮,所以才能轻松制服具有一定反抗能力的青年;具有强迫症和洁癖倾向,所以会将犯罪现场打扫的干净整洁;社会地位较高,所以不易引起他人的怀疑与反感;最重要的是,此人患有一定的精神障碍,他将具有绿眼睛特征的清瘦少年们作为某一种特别的象征,可能映射着他人生中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等等,灰绿色眼睛。巴基不经意间想起了一位故人。故人的湛蓝色眼睛如同世界上最纯净的大洋,但那蓝色中似乎又有一抹难以察觉的绿色,那个人说,那是自己最爱的灰绿色。自从十年前一别,他们再也没有见面,不知此时的那个人又会是什么模样呢。


一瞬间,卧室里好像发出了一些响动。沉浸在回忆中的巴基并没有过多关注那些奇怪的响动。‘啪嗒’是卧室里的相框倒掉的声音。巴基感觉到一丝恐惧,他站起身,向卧室走去。


打开灯,卧室里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任何不同。只有书桌上的相框躺着。“Hello?”巴基战战兢兢地探查着。突然,巴基眼前一黑,有人用黑布遮住了他的眼睛。一个温暖坚实的臂膀靠近了他的身体,带着淡淡的雪松香味。


“我可不是幼稚的青年,是什么让你对眼前这个丧失活力的老冰棍产生兴趣的?”巴基极力使自己保持镇定。


“嘘,别说话,baby。”身后的陌生男人显然没有在意巴基的话。


“你和我做出的侧写已经非常接近,但我还是想清楚你的动机。”


“侧写?”男人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东西。“你总是依赖于那种可笑的随意揣测去做出判断。”


一双大手暧昧地游走在巴基的曲线优美的脊背之上,巴基渐渐僵直了身体,他清楚地感觉到冰冷的金属器具正抵在他的腰窝。


“巴基,你总是这样让我着迷。”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哦,my boy。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你的一切。你能想象那种情景吗。不管晴天还是雨天,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总有一个男人站在离你不远的地方,看着你把自己埋在卷宗中努力工作,和你的同事亲切交谈,然后在这间温暖安静的小屋中脱下你的衣服露出让我硬到爆炸朝思暮想的可爱身体…”


“这一切实在超出了我的想象,甚至我的一切专业知识都无法对此作出解释。”


“这当然不是凭借那可笑的犯罪侧写能够解决的问题。”男人的手缓缓移动,尖利的刀刃轻轻划破了巴基的皮肤。殷红的血珠从巴基雪白的肌肤上慢慢渗出,空气中氤氲着微弱的血腥味,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听说在犯罪心理分析中,针对性无能者,用刀戳刺身体往往被看作是性 交的替代品,不知道我这样会不会改变一些你的思维方式呢?”


“别开玩笑了,先生。你不会是性无能者。作为一名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兼精神障碍患者,你不可能轻易承认自己是性无能者。”


“不论如何,我总是想对你做出一些更过分的事。我想让你充分认识到你永远只会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巴基,我无法再忍受没有你的生活了。我该怎么办?巴基。”


“先生,我想你是搞错了。我们并不相识,也许只是在你的幻觉中,你把我当作了某个人的替代p唔……”


话音未落,巴基尚未出口的话被男人急切的用嘴唇堵住。男人认真地亲吻着巴基的嘴唇,好似在对待一件失而复得的艺术珍品。温热的触感袭来,巴基感觉到男人又开始舔舐自己的眼睛。


“巴基,my boy,我真的快要溺死在你美丽的灰绿色眼睛里了。”


“就像是那死去的几位青年的灰绿色的眼睛?”


“不,他们永远不会是你,他们不配拥有像你一样的灰绿色眼睛。那样的灰绿色,是湛蓝色中悄悄藏着的一抹绿,永远是,一直是,没有谁能把我们分离。”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得急促而愤怒。


“蓝眼睛里的一抹绿,蓝眼睛里的一抹绿…”巴基在心里不断念叨着这句话,“天哪,所以,是史蒂夫?!”


“你终于认出我了,巴基。正如我在你床头的相片上看到的那样,你一直珍藏着我的微笑。我们都无法忘记彼此,是么?”


“不不,这不可能。史蒂夫才不会是这样。他是那样的正直勇敢,富有同情心。他才不会把自己的私欲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巴基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有紧张,有愤怒,甚至还有一些不可名状的期待。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会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史蒂夫吗?可是一想到那些年轻人们死前的凄惨情状,他的心又一下被攥紧了。爱情,果然有时就是这样神秘又危险的。想到这里,他慢慢闭上了自己灰绿色的美丽眼睛,任由泪水从眼角滑落。“所以,我可以以巴基的身份请求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对那些青年,要对他们…”


滚烫的触感再次从脖颈传来,“巴基,自从我离开你,我的梦里总是出现你的身影。我看到那些灰绿色的眼睛,我以为是你。可是他们不是,没有人可以替代你!有时候别人总觉得是那些金钱与权势让那个富豪的小孩能在芸芸众生中不泯然众人,但他们都不知道其实是他曾经和那个灰绿色眼睛的甜美男孩在一起度过的时光让他获得了力量。没有那抹绿,蓝眼睛不会再是充满生机的蓝眼睛。”

“我这次不会再放开你了,巴基。”


今晚,在这间坐落于曼哈顿中心的小屋里,也许会有更多的故事。


从13年成腐女开始,再到后面开始混同人,已经差不多也五六年时间了。在圈里白嫖这么久,在高考结束开始一段人生新阶段时,是时候回报曾经这些cp带给我的美好了。略有成就的新兴写手一枚,只是希望用文字抒写一些光明与爱👄


包包研究所:

LOFTER研究所又有新产品——二次衍生创作榜-欧美榜TOP2的人气CP#盾冬#

说出你站【盾冬】的十个理由吧~

请大家多评论多转发多推荐,用实际行动爱LOFTER!

买柑老农吴师傅可还行。

單:


沃柑阿伯培培钱👨🏻‍🌾 







踏踏实实种地


本本分分卖桔


以土壤施肥为主


以叶面施肥为辅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用双手开创美好未来


现在的感觉就是开心 非常开心








???


我在说什么「(゚ペ)

我图呢是因为刚才崩了???

😢



亓祤春秋:

真·摸鱼

动作有参考

人鱼一一后续

被户口打包带回家了【不是】

以及打个广告

http://qiyuchunqiu.lofter.com/post/1fe39520_12e4574fb

↑钥匙扣书签周边看一眼么么亲?

转发链接lof有机会获得全套周边哟~

下次我想画前世古代梗了
剪辑的太太太🐮🍺了

鹨日:

生活在阳光下的,普普通通的一天早上--

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理想破灭之后的野蛮生长——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免费赠票

猎影人:


【本期福利】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电影票x30张


2张/人,抽15人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主创签名海报x5张


1张/人,抽5人


 


【影片介绍】


晃动的镜头,潮湿的空间,用力的爱恨以及点到即止的语言。


作为第六代导演中有着强烈且纯粹的个人风格的导演,娄烨的电影里总是充满着无处安放的危情与蛮横,又因为时常题材敏感,因而得了个“活在文艺青年硬盘中”的称号。而《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就是浪漫片名下包裹着的残酷故事,有人说这是娄烨最好最成熟的作品,也有人说这是娄烨最有野心的作品,具体如何,由坐在黑暗影厅中的你评判:




本片围绕一座中国南方城市的离奇坠楼案展开,一位年轻警官杨家栋(井柏然饰)在调查时,发现这起“意外坠楼命案”与几年前的另一宗 “神秘失踪案”有着密切的关系、事件愈发扑朔迷离,而两桩案子背后的情感纠葛更令人疑云丛生,大浪潮变迁之下,个人的命运沉浮由此揭开。



杨家栋调查中惨遭革职、追杀,一路逃往香港,途中与死者女儿小诺(马思纯饰)意外邂逅,并在小诺的协助下继续追查,浑然不觉自己正落入一个纯情陷阱……




饰演的房地产开发商姜紫成的秦昊笑称,比起这个角色的滔天钱势,自己更看重他背负的那些故事和秘密;身为见证房产大亨一路走向辉煌的最佳伙伴和情感伴侣,连阿云这个角色被陈妍希称为“人如其名”,就像云一样,漂泊无依是注定的宿命……



这部电影的上映,可以称之为“有生之年”系列。2015年立项,直到2019年4月4日终于定档国内院线,又在今近日几传撤档。


五年等待,导演娄烨就是这部作品最大的吸引力。




【活动时间】 


参与时间:3月29日-4月4日


公布时间:4月5日


 


【参与方式】


1,关注 @猎影人 ,为本篇文章点上喜欢和推荐;


2,评论里留言,曾经看过娄烨导演的哪些电影?说说你的感想


(以上两种方式满足任一即可参与电影票抽奖)


3,观影后晒票,撰写影评,观后感,及其它衍生创作等,即可参与抽签名海报;


 


【在哪里公布】


中奖结果将会在电影官方活动号 @影迷许愿池  公布,请大家留意!


 


【如何快速get影视领域福利活动?想要脱非入欧?】


1 ,关注 @猎影人 和影视抽奖专用号 @影迷许愿池 ,我们的福利活动都会在这两个账号发布;


2, 平常多多发文和活跃,一个0关注0发文的账号可能会被判定为僵尸号;


3, 参与年度影迷标签活动#LOFTER观影打卡#,只要晒出电影票,每月都有固定抽奖哦~